有“贩卖毒品系受雇于他人”的可能性的,可不核准死刑
来源: | 作者:田帅 律师 | 发布时间: 2022-03-07 | 418 次浏览 | 分享到:

 

《刑事审判参考》第821

李某贩卖毒品案

 

【基本案情】

2010年8月4日13时许,被告人李某在一饭店房间内分别以人民币(以下币种同)26.4万元的价格向被告人谢某贩卖3块海洛因,以17.6万元的价格向被告人温某贩卖2块海洛因。次日零时许,谢某、温某携带各自所购的毒品在搭乘长途客车返回途中被抓获。公安人员从谢某的座位下查获海洛因3块,净重l044克;从温某的座位下查获海洛因2块,净重688克。李某在此次贩卖中,共贩卖海洛因1732克,收取毒资44万元。

李某及其辩护人提出,李某不是毒品所有者,其是受越南人“阿阮”雇用贩卖毒品,李某在共同犯罪中处于从犯地位不应判处死刑

李某虽辩称其系受越南人“阿阮”雇用贩卖毒品,但未如实供述雇主的情况无法提供“阿阮”的姓名、住址、联系方式等身份信息由于没有证据证实李某受“阿阮”雇用贩卖毒品,而李某携带1732克海洛因与谢某、温某交易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故一审、二审均认为,李某贩卖海洛因数量大,社会危害大,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当判处其死刑。

最高院复核期间,重点聚焦于查明李某是否系受人雇用贩卖毒品,综合全案证据,最高院认为李某受他人雇用贩卖毒品的可能性很大,全案证据尚未达到死刑案件的证据标准,最终裁定不核准李某死刑,将案件发回重审。

 

 

【不核准死刑的原因】

一、李某确有“贩卖毒品系受雇于他人”的可能性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三款列举了必须达到“证据确实、充分”证明标准的证明对象,其中就包括“是否共同犯罪及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三个条件:(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刑诉法解释》第七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对被告人从重处罚,适用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第四百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复核死刑、死刑缓期执行案件,应当全面审查被告人有无法定、酌定从重、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情节。根据以上规定,可见在毒品犯罪死刑案件中,“是否共同犯罪及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属于必然的证明对象,且对该事实的证明必须达到最高的证明标准。

本案中,在最高法死刑复核期间,李某供称了毒品货主农某和共同贩毒的许某,经查证确有该二人:

律师咨询 刑事律师 刑事辩护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 北京刑事辩护律师 北京刑事案件律师 北京刑辩律师 北京刑事诉讼律师 北京著名刑事律师 北京知名刑事律师 北京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北京著名刑事律师排行榜 北京著名刑辩律师 北京知名刑辩律师 北京著名刑事诉讼律师 北京知名十大刑辩律师 北京刑事案件知名律师 北京刑事案件最好的律师 北京刑事案件最好的律师事务所 北京刑事最好的律师事务所 北京知名刑事律师排名 北京刑事律师事务所排名前十名 北京刑事律师前十名 北京刑事案律师排名 北京刑事案件金牌律师 北京十大刑事律师 北京职务犯罪律师 北京经济犯罪律师 北京著名刑事律师事务所 北京律师事务所排名前十名刑事案件 北京受贿律师 北京受贿律师事务所 北京非法集资律师 北京非吸辩护律师 北京涉黑辩护律师 北京金融犯罪律师 北京职务侵占律师 北京走私犯罪辩护律师 北京诈骗律师 北京贪污罪律师 北京贪污受贿律师 北京著名刑事律师 北京刑事案件最好的律师 北京律师咨询 北京律师 刑事犯罪辩护 专业刑事犯罪辩护 刑事辩护著名律师 刑事律师事务所哪家好